印加祖玛古青蛙英文版

 

 如果顯示器、打樣機和印刷機都經過了校正,那么整個工作流程都將得到積極推動,而一直困擾我們這個行業的多余的操作步驟也將被消除。

    我們必須承認,打樣和色彩管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得到過大家的重視。在當今的印刷企業里,從創意到印刷的整個過程都被整合在了一起,上機印刷也成為了平面設計師電腦里的一個輸出選項。人們必須把自己的注意力從提到技術水平轉移到對銷售人員的培訓上,因為他們要與客戶一起利用預應式打樣(proactive proofing)技術對印刷品的視覺效果進行預測。

    隨著印刷技術的發展,很多人都把印刷品看做是普通的消費品,并且忽視了印刷質量的重要性,但越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越要重視對印刷質量的要求,而預應式打樣技術的出現就為那些想要靠質量打天下的印刷企業提供了理想的解決方案。

    我們怎樣才能實現自己的目標?

    首先,我們要快速回顧一下印刷業的發展歷程,并搞清楚我們到底在賣什么。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及其圖象技術標準委員會(簡稱CGATS)幾乎對印刷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進行的規范,以下就是相應的書面標準:

    測量:其中包括密度、觀察條件、光譜分光光度計、D-50、Targets IT8、圖像和認證參考等;

    元數據:其中包括PDFX、可變數據、檔案文件、ICC色彩管理和數據交換;

    油墨:其中包括色彩、透明度、耐磨性、流變性和光澤度;

    印刷材料:其中包括CP印版、套準系統和橡皮布;

    安全和術語:其中包括基本安全規定、設備、系統和詞匯。

    印刷工藝(ISO 12647):其中包括膠印、新聞紙印刷、凹印、絲網印刷、柔性版印刷和打樣(硬拷貝和屏幕打樣)。

    這些標準都含有兩個限制性條款,第一是所有用戶的評價都必須得到公開處理(并不一定要接受),第二是這些標準必須定期進行修改,以確保它們的相關性和公正性。

    但是,這些專為印刷過程的各個環節而制定的功能性標準并不能讓客戶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印刷圖像。這些標準和規范——包括SNAP(新聞紙廣告印刷參數說明)、GRACoL(tm)(美國商業膠印標準)、SWOP(r)(輪轉膠印出版規格)和ISO 12647印刷系列——都是關于過程控制的,它們追求的是印刷的一致性,而不是印刷品的外觀。

    當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都做了,印刷機操作人員也盡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追樣之后,客戶就會把自己得到的所有產品都帶走。直到2000年,這種情況才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當ICC修改了自己的某些標準之后,色彩管理開始發揮重要的作用。這意味著我們這個行業可以在兩個不同的系統之間傳遞圖像,而且色彩管理技術也能盡可能地幫我們保持色彩的準確性,至少是從圖像的視覺效果上來看。如果沒有人為干預,這在以前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除了上機印刷以外,人們現在也能準確地預測出圖像的輸出效果。我們可以讓圖像在打樣過程中保持原狀,但當它開始印刷的時候——再加上所有過程控制系統的操作——仍然會發生視覺上的變化——這種情況在每天印刷活件上,甚至是同一個活件上都屢見不鮮。因此,我們完全有必要對印刷機實施色彩管理。舉例來說,當我們用最新的技術來重新印刷SWOP和GRACo標準的時候,它們看起來就跟以前的有所不同,當然,預應式打樣技術在這時還沒有出現。

    2004年,一個由GRACoL主席唐·休切森先生(Don Hutcheson)領導的小組建議我們把灰平衡控制添加到密度/網點擴大測量中,后者曾經是過程控制的核心要素。這個理論想要表達的主要觀點是:如果圖像的灰色看起來與它們的色彩值比較接近,那么這幅圖像的復制效果一般來說就比較理想。而GRACoL也由此推出了G7工藝,這項工藝主要由三部分組成:首先用密度和網點擴大對印刷機進行控制;隨后將灰色(高光、中間調和暗調)調整到視覺中性,最后,如果有人選擇了非灰度暗調,那么就要使用特性化描述文件。

    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一套建立和控制圖像外觀的機制,那么接下來就要確定到底印刷品與樣張多么接近才算是足夠接近。在2005年進行的第三次IPA Proofing Round UP測試中,經銷商們分別向對方提交了匿名樣張,并把它們的測試結果與幾年得到的特征數據進行了對比,結果表明,這一次的樣張與目標值之間的差距都在1.5個DeltaE之內,而且這些樣張與目標之間的匹配程度也得到業內專家的認可。這個測試結果的得到和G7工藝的出臺意味著印刷業已經不必再靠一個個工匠來對圖像的生產過程進行調整了。客戶們現在能得到他們在樣張上看到的一切。對客戶有什么意義?

    這對客戶來說有著特別重大的意義。如果印刷業繼續使用原有的生產模式,那么印刷客用戶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可以對圖像的外觀進行定義,而且他們將繼續把印刷當作一個日常用品來看待,并盡量壓低它們的價格。

    印刷客戶要想真正體會到新型印刷工藝的好處,就必須嚴格按照規范和容差來進行預應式打樣,并印刷到一定的數量。此外,它還要求人們知道這些規范和容差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么。印刷客戶再也不會輕易去相信那些擁有先進技術和設備的印刷廠了,除非他們能在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色彩管理技術的興起得益于其背后強大的執行力。所有客戶都要知道自己在打樣過程中使用了哪個色彩空間(SNAP、GRACoL、SWOP甚至是定制空間以及在ICC書記處為這個空間設定的特征數據)而且印刷廠也應該有能力對樣張進行視覺上的匹配。客戶們不應該向那些生產出“比樣張看起來還好”的圖像的印刷廠支付任何費用。請記住,客戶想要得到與樣張完全一樣的圖像。

    印刷廠要想保持印刷質量的穩定性并使自己在眾多成功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必須要使自己的印刷機達到特定條件(SNAP、GRACoL或SWOP),并把印刷機的這種狀態保持到生產結束。

    當然,針對客戶的特殊要求,印刷廠可能要花費更長的時間才能創造出與以往不同的新的印刷條件。但是,隨著印刷質量新定義的出現,它們在客戶面前也幾乎沒有什么優勢了,并且在將來也不會被過多的使用。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大色域超高端商業印刷了,但是如果這種產品經常得到印刷客戶的青睞,那么CGATS也有可能對其做出相應的規定。
    因此,印刷廠必須要把自己轉變成生產工藝方面的專家。這并不是一次簡單的變革,GRACoL委員會和BRIDG委員會還專門為正在經歷這場變革的印刷工人出版了相應的操作指南。

    這些小冊子主要是教操作人員如何通過基本的設置步驟將印刷機調整到標準狀態,并生產出合格的樣張。更為重要的是,它們還讓操作人員學會了如何處理印刷故障。

    市場變化要求我們必須把印刷當作是一個基于預應式打樣的復制過程來進行銷售。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你首先要回答下列問題:“它能為客戶做些什么?”最經典的回答是它能使印刷變得更好、更便宜和更快。更好是很容易實現的,如果客戶拿到的是一個經過恰當校正的樣張(軟打樣或硬打樣),那他就一定能在印刷機上得到同樣的效果。這也就是說所有印刷廠在理論上都具有印刷高質量產品的能力,而我們評價一個印刷品的好壞主要是看它是否與客戶要求完全一致,如果不一致,那它就是失敗的。那這個印刷過程就一定是完美的嗎?不,但印刷廠起碼可以通過它向客戶證明自己的產品與樣張之間有多么接近。由于印刷廠和客戶都不愿意浪費大量的紙張去印刷測試印張,所以我們可以用最新的ISO兼容色標來證明印刷圖像與樣張之間有多么接近,從而為要求客戶付款奠定良好的基礎。

    說到付款,我們想說印刷標準圖像的成本也可以很低。沒有什么比試圖通過自己的視覺來把印刷機調整到一個特定狀態更費錢的了。如果操作人員只需要把印刷機的參數設置到理想狀態,那么設備的作業準備時間就會降至最低,而且只要他能保持印刷機的狀態,那么生產中的浪費也會被減到最少。只要油墨和紙張能夠達達到各種ISO標準和容差的要求,那我們就可以挑價格劃算的買。但有一點需要注意,它們不見得是所有產品中最便宜的,但可以是能生產出理想效果的油墨和紙張中最便宜的。這樣一來,印刷過程的整體成本就會大幅度下降。

    此外,這個印刷過程應該是速度非常快的。我在前面已經提到過它可以縮短印刷時間,但那只是工作流程中的一部分。如果顯示器、打樣機和印刷機都能得到校正,那么工作流程的效率高還將進一步得到提高,令我們頭疼的多余的操作步驟也將被消除。客戶想要什么,印刷廠就能為其生產出什么,但它們的印刷速度能達到快?眾所周知,使用經過色彩管理的文件能讓印刷過程變得更好、更快和更便宜,那我們為什么遲遲沒有邁出這一步呢?這主要是因為印刷客戶對這項技術缺乏信任。多年來的工作經歷使他們很難突然轉變思想,畢竟,他們一直習慣于用打樣說話,打樣是一份能夠展示出客戶要求的視覺合同,而且客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顛覆自己對打樣的認識。他們知道打樣的價格昂貴,而且與屏幕打樣相比,硬拷貝樣張還會拖延活件的生產速度,但他們仍然依賴這項技術。他們希望自己手中能夠握有一份真正的樣張,以防萬一。因為沒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所以印刷客戶將不會成為推動這場變革的主要動力。

    銷售人員能否成為改革的生力軍?

    銷售人員總是會盡自己的最大努力為客戶提供他們想要的一切,但很少會關注客戶的思想變化,那我們為什么要讓銷售人員來承擔改變客戶想法的重任呢?這主要有三個原因:

    首先,變化是不可避免的。雖然客戶一般都比較保守,但還是有一些人喜歡嘗試,特別是像預應式打樣這樣的技術,一般都是能被大家所接受的。這只是一個速度的問題。它會通過慢慢演變還是轟轟烈烈的革命來讓大家接受呢?事實上,任何一個行業的革命都會在14年的時間內完成90%以上的轉換,我們有充足的時間,而且如果我們真的要14年內實施轉變,那它給人的感覺就更像是一場革命。CTP技術的發展歷程顯然已經達到了這些數字的要求,所以我會它稱之為革命。不管革命的定義是什么,銷售人員都是最理想的先頭部隊。

    第二,銷售人員的角色一直以來都更像是一個顧問而不是一個經銷商,如果他們能在這個過程中創造價值,那么就將成為最受消費者歡迎的人。在新的預應式打樣世界里,銷售人員將與自己的客戶一起討論質量問題,這不是單純的技術解釋,而是對不同的生產方式進行對比,這項工作可以用特性化文件在客戶的顯示器上進行,銷售人員也可以向他們展示出不同的效果。他們可以在印刷廠的硬拷貝打樣機上看到各種紙張的印刷效果,并從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那一種。這樣一來,銷售人員就成為了客戶采購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元素。

    第三,銷售人員能保持商品市場的思維方式,并采取有效的銷售方式。印刷世市場還是非常廣闊的,但是正如我們在前面所提到的那樣,隨著市場發展和客戶需求的變化,我們要對印刷質量和價值做出更好的定義。銷售人員有能力承擔這項工作,但是她/他應該在設計師開始設計作品之前提出自己的價值主張。我們這個行業有機會利用色彩管理和預應式打樣技術來實現自我轉變,而且這能使印刷變得更便宜和更快。這個目標終有一天會實現,但它的實現是否能促進印刷業的健康發展呢?這主要取決于新技術的推廣速度,如果我們等到下一代才能完成這場技術變革,那印刷客戶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因此,我們必須要在有限的時間內靠自己的力量實現這個目標。在這個時候,我們需要業內的銷售人員挺身而出,迎接挑戰,為印刷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明天。


海南地區最好印刷廠,高品質、低價格、好服務:海南印刷海口彩色印刷 --http://www.upscb.club/

 

Copyright ©  2012 海南印刷 海口彩色印刷  海口鑫眾達印刷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898-66728487、傳真:0898-66815352、QQ:331621002、2314597962
手機:13111905858、13005085810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南沙路82號

印加祖玛古青蛙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