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加祖玛古青蛙英文版

 如今,數字化工作流程早已告別了關注的熱潮期而走入理性應用的階段,各大廠商與各類印刷企業對數字化工作流程的作用與應用領域也漸漸有了各自不同的理解。而在科技飛速發展的形勢下,數字化工作流程技術也有著日新月異的改變,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為印刷做什么?也許在今天,甚至對于不遠的未來而言,將不再是一個無法回答或一概而論的問題了。 
  創新應用遐想
  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做什么?這個問題乍一看,讓人不禁遐想連篇。以下,筆者索性從個人角度大膽地進行展望,看看現在和不久的將來,數字化工作流程都可以為我們做些什么。
  訂單與生產計劃
  首先可以看到的是,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與客戶直接聯系。通過與企業內部的ERP系統相連接,或者是通過MIS中的網上商店模塊,甚至是通過數字化工作流程自身的網絡印刷模塊,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讀取客戶的訂單,以便自動化地安排后面的工作。
  而同時,通過與上述模塊的連接,數字化工作流程也可以反饋各類設備的當前工作狀況等信息,以供客戶和企業客服人員做相應選擇。同時,這樣交替反饋的信息也有助于油墨、紙張等原材料的庫存管理,印前、印刷及印后的物流管理,以及各類設備保養計劃的安排等工作的展開。而在工序的選擇上,數字化工作流程也將帶給我們驚喜,不久的將來,也許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自動選擇相應工序,并按照各設備運行狀態、工作量、保養計劃等自動選擇印刷機,同時按照各種材料或工序要求(如承印物特點、油墨干燥時間)以及當前工作量,給出相應的工作時間安排,并有諸如“最快加工”、“最好加工”、“最省加工”等優化生產計劃自動生成以供選擇,可自動進行參數設置,并可在任一工序或任一活件形態時重新生成當前的相應優化生產計劃以供選擇與修改,實現“最后一分鐘修改”。
  印前設計
  在客戶訂單得以確認之后,印前設計工作就開始了。這其中,各種設計軟件與數字化工作流程的連接,也許也是今后的一個發展方向,因為只有完全銜接,才能使真正意義上的“最后一分鐘修改”成為可能。借助各類設計軟件強大的設計功能,活件的設計可以在活件交付印刷的最后一刻得以靈活、便利的修改,如借助設計軟件的模板可在最后一分鐘輕松地添加新的盒型設計。此外,各類作業人員還可以在數字化工作流程中方便地獲取信息,如查看產品3D效果圖等。富士膠片的流程技術就已可展示3D形式的文件,還能在3D模式內模擬出旋轉和翻動書刊的頁面。
  打樣與簽樣
  數字化工作流程也能讓打樣和簽樣有多種選擇。各種類型的軟打樣、硬打樣均可以順暢實現,而作為熱點之一的遠程軟打樣和遠程硬打樣,由于依托網絡,可以跨越時空限制,使客戶在可以隨時查看并確認工作進度的同時,隨時對其活件提出建議與新的要求。而數字化工作流程中的色彩管理模塊無疑能確保各類打樣、傳統膠印、數碼印刷等的顏色一致性。
    制版
  傳統印刷所需的印版輸出是數字化工作流程的強項,許多數字化工作流程都同時支持CTF和CTP工藝。對于CTP工藝而言,數字化工作流程將折手設置、拼大版、RIP等工序連成順暢的“一條線”,讓數字文件可以自動地變成印版,如暢流報業版,可以定制多種拼版模板,并可以將各相關工序連接起來,將小頁文件拖入系統便可以自動輸出印版,完全無須人工干預;此外,數字化工作流程還會分析印版上的圖文信息,得出墨控信息,可以經由印刷機上的相應接口直接進入印刷控制系統,一經調用即可自動進行墨鍵調節,實現油墨預置。
     印刷 
  在帶有CIP4接口的印刷機中,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對上述油墨預置進行優化,如通過最終印刷所用的墨鍵數據與墨控數據的比較,可以得出一條優化曲線,作用到此后的油墨預置過程中,通過這樣的循環優化可以達到無須墨鍵調控就可正常印刷的效果,這在海德堡的印通等數字化工作流程中已經得到體現。此外,數字化工作流程還可將各類印刷控制系統相連,交換各類生產數據,以供更加精確的成本核算與計劃使用,同時獲得更為豐富與精確的設備運行狀態信息,用以指導更為合理與精確的生產計劃的制定。
  值得一提的是,針對存在多種印刷方式的印刷企業而言,尤其是同時具備傳統膠印機和數碼印刷機的企業,混合型數字化工作流程無疑解決了“傳統與數碼”間的矛盾。混合型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在多種印刷方式間進行靈活選擇與活件調配,可使企業輕松掌控多種印刷方式,綜合各類印刷方式的優勢,獲得最優組合。
  印后
  在印后加工中,數字化工作流程中的印后管理模塊可以連接各印后設備,通過印前提供的相關信息自動安排各印后工序與各印后設備,做到自動折頁、自動裝訂等,從而自動地完成印后工序。此外,根據數字化工作流程中設定的各項參數(如油墨干燥時間、上光干燥時間等),數字化工作流程還可為各印后工序安排合理的開機工作時間。同時,數字化工作流程還可以根據設定對在線質量檢測挑出的不合格品做適當處理(如對環襯加裝不正確的書籍進行重新加工處理等)。
  發外生產
  通過網絡,數字化工作流程可對發外生產進行遠程遙控,同時進行遠程數據傳遞。可以做到企業內只需極少數量的員工就可以輕松進行發外生產,并可以控制發外企業的設備和系統。這樣,發外企業甚至無須參與生產控制,只需提供設備和系統即可,對企業而言也利于保證其產品質量的一致性與穩定性,同時明晰了解并有效控制發外活件的原材料、生產進度等。隨著JDF及不同數字化工作流程間無縫連接技術的成熟與推廣,相信這些不是癡想。
  生產的無縫銜接
  數字化工作流程將可擔負起企業內所有設備、工序及工藝的“大家長”身份,可以對整個活件從接單到完成加工,甚至包裝、運輸,直至送至最終用戶手中,都可以進行統一的、全程的控制與管理。全球知名的開展數碼印刷業務的成功案例Lighting Source公司就可作為這方面的一個成功范例,其印刷生產就可以做到“從收到訂單到完成生產,甚至會計統計工作都不需要人手”。當然,這其中需要企業內部物流的全自動化,即采用機器人或合理的自動運輸平臺完成所有的原材料和半成品的物流,這在報業已經有全自動輸紙線,相信這一技術在出版及商業印刷企業的實現也不是太遙遠,也許在未來的印刷企業車間內我們將看不見操作人員的蹤影。
    技術支持分析
  目前,市場上與印刷數字化工作流程相關的產品比比皆是,如印通(Prinect)、印能捷(Prinergy)、匯智(Trueflow)、愛普極(∶ApogeeX)、DALiM TWiST、PrintOne、Navigator GPS、Presstek Momentum Pro、PRISMA、暢流等。
  雖然這些數字化工作流程產品都致力于將印前、印刷、印后等工藝過程中的圖文信息和生產控制信息進行集成控制管理,但不同的數字化工作流程供應商由于熟悉和擅長的領域不同,產品在信息集成和流程整合上各有側重。有些關注于印前、印刷及印后的全數字化工作流程解決方案,如海德堡的Prinect;有些主要針對數碼印刷的流程控制,如奧西的PRISMA;有些致力于將傳統印刷和數碼印刷進行集成管理,如富士施樂的FreeFlow;有些則面向網絡印刷的集成管理,如柯達的網絡印刷一體化數字化工作流程(Web-to-Unified Print)。
  眾多數字化工作流程產品的面世,給數字化工作流程技術帶來了新的面貌,下面分別對上述幾個方面的趨勢作簡要分析。
      網絡化 
  如何將客戶的網上訂單順暢地轉換為最終產品,是提供網絡印刷服務的印刷企業和供應商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可喜的是,網絡印刷數字化工作流程的發展的腳步并不落后。柯達的網絡印刷一體化數字化工作流程解決方案就是很好的實例:Insite軟件可以實現網上商店的電子商務功能;EyeMedia軟件能夠實現個性化頁面分頁和模板化命令;Prinergy數字化工作流程系統可以實現數碼印刷自動管理。類似的代表產品還有愛克發的基于網絡的Delano管理平臺配合∶ApogeeX的一體化數字化工作流程系統、Printable技術公司的Web-to-Print解決方案等。
  數碼印刷化
  雖然數碼印刷由于其與生俱來的數字化特點,而在應用數字化工作流程上變得直觀而易于操作,但對于應用多臺數碼印刷設備和后加工設備的印刷企業而言,如何集成管理這些設備卻并不容易。在傳統膠印和可變數據印刷、單色印刷和彩色印刷等印刷服務共存的情況下,數字化工作流程的復雜程度更是呈幾何級數上升。如果無法保證印刷過程的順暢進行,數碼印刷的優勢將大打折扣。
  不過幸好數字化工作流程技術的發展并沒有忽略數碼印刷領域。如在剛剛過去的drupa2008上,奧西就展示了在PRISMA數字化工作流程的管理下,文件的黑白和彩色印刷部分分別操作,并且確保每頁的數據正確發送到Oce VarioPrint 6250(黑白)和Oce CS650 Pro(彩色)兩臺數碼印刷機中,完成印刷生產過程。
  混合化
  4年前的德魯巴上,施樂首推混合型數字化工作流程產品,實現了Prinergy與FreeFlow兩個數字化工作流程中作業信息的共享與交互。事實上,膠印和數碼印刷數字化工作流程的集成在技術上存在的障礙比商業模式上存在的障礙要小得多。就JDF標準的技術本質而言,它可以接納不同的設備,不僅適用于膠印,也適用于數碼印刷,因而基于JDF的數字化工作流程間實現互連的技術難度并不大。但在商業模式上,需要數字化工作流程廠商通力合作,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去相互合作,實現不同廠商的數字化工作流程產品在JDF基礎之上的互連。令人欣慰的是,前不久施樂宣布其FreeFlow數字化工作流程在實現與Prinergy互連后,又實現了與富士XMF混合型數字化工作流程的互連。
  混合化的另外一種發展形式是數字化工作流程系統和信息管理系統的混合,即生產作業數字化工作流程和信息管理系統的集成,這種集成體現在印前過程標準化并由MIS系統自動控制,使得MIS系統參與印刷生產、管理和客戶交互過程,這是更高程度的混合化。如前不久方正推出的基于JDF的暢流新版本,實現了印前、印刷系統與MIS、ERP系統的集成。
一體化 
  一體化是數字化工作流程面世的初衷,也是其最終目的。近年的技術發展中,主要有如下趨勢。
  (1)生產一體化
  數字化工作流程的目標是集成印前、印刷、印后的各個生產過程,但在實際生產中,針對印前、印刷生產過程集成的數字化工作流程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遭遇了一些問題,如印刷生產過程由于其印刷設備更新換代緩慢,生產使用的一些較老機型不具備CIP4接口;印后生產過程由于其工序繁多、設備自動化程度參差不齊等原因,納入流程形成生產一體化的難度較大;再加上目前中國勞動力成本相對低廉,多數印刷企業不愿意投資升級印刷、印后相關設備以支持數字化工作流程定義的作業信息接口,所以真正意義上的全數字化工作流程的發展非常緩慢。
  但僅就數字化工作流程產品而言,在生產一體化上的發展相對順利,已有不少廠商推出相應流程產品、硬軟件支持或進行技術升級,如海德堡的Prinect、馬天尼的CONNEX、MBO的Navigator、海德堡的DCT2000、SFS的AFC-544AKT折頁機、GBR的SetMatic折頁機等。
  (2)格式、內容一體化
  當前數字化工作流程的一體化應用中還存在許多技術瓶頸,如印刷生產中所用的文檔格式的不一致、預飛的滯后性等,而數字化工作流程在技術發展中自然也沒有忘記攻克這些難題。
  ①文檔格式轉換。雖然PDF逐漸成為數字化工作流程應用中內容的主要載體,但在現實生產環境中,不同的內容制作公司可能使用不同的設計軟件,如InDesign、QuarkXPress、Microsoft Publisher等。對于輸出中心而言,多種文件格式之間的轉換不可避免。目前有許多小軟件都可以完成文檔格式轉換的工作,如Q2ID,可以將QuarkXPress文檔的內容轉換到InDesign文檔中;PUB2ID則可以將Microsoft Publisher文檔轉換為InDesign文檔;ID2Q則實現了InDesign文檔到QuarkXPress文檔的轉換。
  ②預飛提前。對印前文檔進行預飛檢查是保證出版過程正確進行的基礎,但是在一般的數字化工作流程中,預飛過程比較滯后,不利于提早發現問題。目前不少內容制作軟件已添加了預飛功能,如方正新推出的飛騰創藝5.0、Adobe的InDesign CS3。另外,也有一些獨立的預飛軟件,可使預飛檢查在整個數字化工作流程中的位置更加自由和靈活,如Markzware公司的Flightcheck。
  在高新技術飛速發展的今天,人們已漸漸不再為科技可以為我們做什么而驚嘆,而是更加關注各種新功能的實用性,即應用的可能性。在如此迅猛發展的技術趨勢下,數字化工作流程可以做什么,并不僅僅希望得到一個空想的,或者只是埋頭研發的答案。供應商應充分了解各類印刷企業對數字化工作流程的需求,根據新技術發展的可能合理研發新產品;而企業應充分關注數字化工作流程的各類新技術與產品,并結合自身需求積極應用,這樣,才能共同給未來的印刷業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海南地區最好印刷廠,高品質、低價格、好服務:海南印刷海口彩色印刷 --http://www.upscb.club/

 

Copyright ©  2012 海南印刷 海口彩色印刷  海口鑫眾達印刷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898-66728487、傳真:0898-66815352、QQ:331621002、2314597962
手機:13111905858、13005085810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南沙路82號

印加祖玛古青蛙英文版